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辟天录

天元 第二卷 南荒万兽 第七章 世外小镇

辟天录 洋猫南北 4533 2021-08-25 15:47

十八年后,南楚境内与北燕交界的小镇里,仿佛世外桃源般,却是一片平和的景象。这里被称为鸡鸣镇,正如其名,这里的人们每当雄鸡打鸣时就起床劳作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顺应着四季的变换,多年来的习惯养成了这里的人们醇厚朴实的性格。

但鸡鸣镇却出了个混世小魔王,上树掏鸟,下河捞鱼,招猫逗狗,无恶不作,镇上的百姓听其名号纷纷退避三舍,生怕这小祖宗闹出什么麻烦事来。一个好汉三个帮,秦桧还有仨好友,这混世魔王打小就有两个跟班,一个号多计军师,一个号巨力将军。这仨人从小就在一块儿混,终日吊儿郎当,无所事事。镇上的人们虽然不喜这三个小混混,但这三人说实话也没惹出什么大事,镇上的人们也就随他们去了。

这仨小混混在鸡鸣镇混了多年,竟还受到了一小部分年轻人的追捧,只当这三人是英雄好汉,是上天派来解救万名于水火的。不禁让人感叹,这什么世道呀,区区三个混混,竟成了天神下凡?可笑可叹,但形成这样的风气也没办法,鸡鸣镇属南楚辖地,南楚素来以军队强劲,无坚不摧闻名,在七国之中,南楚的军力若称第二,就没人敢称第一。但南楚强大的军队却是由无数修炼脉法的脉士用血肉换来的,南楚律法规定,凡是修炼脉法的脉士,必要参军,自愿参军者,赏良田一亩,若有私藏不报者,受军棍四十,加税三年。在这样高压的环境下,放眼整个南楚国内的百姓中,脉士可谓是凤毛麟角。这仨混混中的领头儿的,就是一位货真价实的脉士。

人体有八脉,修炼即是通过感应天地万物,吸收灵气充盈脉府,而灵气充满了几道脉府就称为几脉脉士。这位领头儿的,通过多年偷偷摸摸的努力,终于充盈了一道脉府,成为了光荣的一脉脉士。鸡鸣镇地处偏僻,天高皇帝远,又加上镇长有意隐瞒,多年来,南楚军方却也无人得知鸡鸣镇藏了个脉士。南楚军方不知,私下里尤其是江湖中年轻之辈可传的沸沸扬扬,一时间,就造成了这样的风气。

俗话说,靠山吃山靠水吃水,鸡鸣镇除了位置偏僻些,不然完全称得上是风水宝地,背靠群山,面朝湖泊,良好的自然条件加之百姓们的辛勤劳作,在不发生连年灾祸的情况下完全可以自给自足,是名副其实的鱼米之乡。也许正是因为鸡鸣镇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,这里的人们很少与外界有来往,但世上哪真有桃花源,鸡鸣镇的平静也即将被打破。

老杨打理着自己的包子铺,他的包子皮薄馅大,深受镇上百姓们的好评。老杨是个老实的人,这辈子只知道两件事,做包子和卖包子。半个月前的一个凌晨,老杨刚蒸好第一屉包子,转身进屋准备开始一天的营业,便听到“哐当”一声,老杨出门一看,刚蒸熟的包子就不翼而飞了好几个。一旁的角落里隐约有着动物窸窸窣窣吃东西的动静,老杨心想,莫不是遇到了什么异兽,手提着菜刀就蹑手蹑脚地探去。

借着熹微的晨光,老杨发现,偷吃包子的竟是个人!只见一名蓬头垢面的少年,像是饿了好久,狼吞虎咽地啃着包子。看他可怜兮兮的样子,老杨本想问个究竟,谁知少年发现了老杨,竟如同灵活的松鼠般,“唰唰”两下,就不见了踪影。寻常人根本不可能有如此迅速的身法,老杨想着,会不会是逃兵?老杨本想去跟镇长汇报此事,但又转念一想到那少年可怜的模样,便决定暂时将此事压下来,先问清楚少年的身份。

不出所料,没过两天,那少年又来偷包子了。老杨假意没发现他,待少年手伸过去抓到包子时,老杨开口道:“若是饿了,多拿几个也无妨。”

那少年明显吓了一跳,刚要缩回手去逃跑,却又听老杨道:“男子汉大丈夫,敢偷吃我那么多包子,却不敢露脸吗?”

少年迟疑了一下,但就这一下,回过神来时,老杨的大手已经抓住了自己。

“放...放开我!”少年想挣脱,却不及老杨多年来揉面的劲道大,脚底抹油不成,少年一时间慌了神。

老杨抓着少年,厉色道:“好个小毛贼,说!你是不是逃兵?”

少年挣脱不开,本就紧张,被老杨厉声这么一吓,便立马吓得瘫了,连忙求饶道:“这位大爷,求您放过小生吧,小生肚子饿赊了您几个包子,假以时日,小生定会数倍归还您的。”

老杨任然不松手,接着问道:“我且问你,你是何人?是不是逃兵?”

“逃...逃兵?”少年忙否定道:“不不不,大爷误会了,小生不是逃兵,小生家乡遭旱,家里人都饿死了,小生一路要饭行至此地,并不是什么逃兵。”

老杨见少年不像是在胡诌,便放开少年,“既不是逃兵,那你走吧。”少年忙鞠了个躬,正欲走时,老杨又叫住他:“拿上几个包子,以后饿了就来找我,请你吃包子!”

少年眼里含泪地接过包子,行礼道:“多谢恩人!假以时日,小生定当回报!”说完,少年又展示出他那飞快的身法,迅速消失在晨光中。

从那以后,少年每隔几日就会去跟老杨讨两个包子,一来二去的,老杨也逐渐了解了少年的来历。少年名叫阿飞,来自北燕的一个村庄,与鸡鸣镇相隔万里,一路走来,阿飞吃了不少苦头,而那等飞快的身法,确是阿飞他娘从小强迫着他练的,没练出什么名堂来,却在这一路上数次救阿飞于危难。二人逐渐熟络以后,老杨提出,想让阿飞留在包子铺帮忙,一路风餐露宿走来的阿飞当然激动地接受了。

一晃眼,半年过去了,阿飞勤劳肯干,镇上的人们都非常喜欢这个小伙计。年过半百的老杨对这个小伙计也是越看越喜欢,自己辛劳了半辈子,又膝下无子,这段时日以来,老杨甚至萌生出了想要收阿飞当干儿子的想法,将自己这身做包子的手艺尽数相传。明日就是中秋,老杨心想着,买只烧鸡,打壶小酒,好好犒赏一下阿飞。

月亮越来越圆了,鸡鸣镇的夜晚显得十分的冷清,四下无人,走在大街上只能听到人家户里传来熟睡的鼾声。星月似乎也倦了,盖上了一层薄薄的云被,少了月光的青睐,鸡鸣镇一时间显得漆黑无比,远道而来的大风也趁着此时悄然而至。正是月黑风高夜。

一伙人马行至鸡鸣镇外,一名贼眉鼠眼的猥琐汉子对领头的黑面大汉说道:“大哥,咱们已经逃了半月有余,想必那群丘八一时半会儿也追不上咱们,哥几个随身带着的干粮早就吃得干净了,又累又饿,前面就有个集镇,不如咱们去打个秋风去?”

黑面大汉沉思了一会儿,一拍手道:“就依老二所言,去弄他点酒肉,待兄弟们吃饱喝足,寻个靓俏的小娘子给哥几个排遣排遣!”

几名大汉一听,立马来了精神,纷纷叫好。

大风呼啸,老杨觉浅,被风这么一扰,便更睡不着了。老杨翻来覆去的,索性起床先烧水,估摸着时间也差不多了,便将包子放在笼屉里蒸起来。老杨坐在炉前,看着炊烟袅袅,不觉心生一丝慰藉。自己十六岁开始做包子,一晃眼,大半辈子都过去了。包子挣不了几个钱,本本分分的老杨自然没钱娶妻,眼看这半生的手艺即将失传,所幸上天垂怜,已过知命之年却遇上个勤快的董事的后生。所念至此,老杨的脸上挂着些许笑容。

随着一声鸡鸣,已是五更天,一更人,二更锣,三更鬼,四更贼,五更鸡。小镇的人们随着鸡鸣逐渐清醒,天色也刚蒙蒙亮。老杨的包子随着水蒸气的作用,香味便激发出来,一揭盖,香飘十里,毫不夸张。

黑面大汉领着几名手下悄悄摸进了鸡鸣镇,刚一进来,就闻到包子味儿,循着味道,不一会儿就到了包子铺前。

老杨瞧着来人面露不善,试探地问道:“几位可是要买包子?”

被唤作老二的猥琐汉子一把封住老杨的领口,恶言道:“老东西,我兄弟几人肚子饿了,闻着你这包子着实不错,还不快孝敬些给爷爷几人填肚子!”

老杨自知是遇上山贼了,这几人凶神恶煞,又提着刀斧,若是反抗,必然占不到好处,只得先假意顺从,寻找机会逃生。

几个山贼狼吞虎咽,不一会儿就席卷了整屉包子,吃完包子,几个山贼意犹未尽,便想找找老杨这里有没有酒肉。

黑面大汉举起板斧架在老杨脖子上问:“老头,爷爷们光吃包子不得劲呀,快些将酒肉端上来!”

素来老实巴交的老杨从来未见过这等场面,当即求饶道:“几位好汉,小店只有包子,并无酒肉啊。”

这时,一旁的一名山贼翻箱倒柜,喊道:“大哥,这儿找到个烧鸡,还有酒!”

黑面大汉闻言,立即怒道:“老东西,胆敢欺骗老子。”说着,一记窝心脚狠狠地踹在老杨胸口。

可怜老杨年老气虚,被这一脚直踹得在地上滚了一圈,双手捂着胸口,痛苦地呻吟。那烧鸡和酒,本来是打算中秋夜时给阿飞犒劳的,谁曾想,就这么落入了山贼的口中。

几个山贼见状,哈哈大笑了起来。就在这时,不远处现出一个人影。

“老杨叔!”随着来人一声大喊,众人才看清,正是逃难至此的少年,阿飞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