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辟天录

天元 第一卷 前尘 第五章 皆因宿命不由人

辟天录 洋猫南北 5209 2021-08-25 15:47

卫国王都金乌城东不远处,这是一片桃花林,如今,正是桃花盛开的季节,满开的桃花令人格外的沉醉,粉红的小天地里,似乎连空气都变得甜美。

陈尚武漫步在桃花林中,繁花遮眼,陈尚武看不清前路,只能随着萦绕的熟悉的声音前行,“陛下~陛下~”那声音悠然动听,仿佛春天的百灵鸟。声音渐远,陈尚武着急地呼喊道:“鸾儿,鸾儿,你在哪?”可是却再也没有了回应。陈尚武心头一紧,也不管哪里有路,低着头胡乱找了个方向,一头就冲了出去。

“哗啦!”冲出桃花林,眼前豁然开朗,一条大瀑布出现在眼前,溅起的水花拍打在陈尚武的脸上,只觉得一阵清凉。这时,身后桃林内,熟悉的声音又响起:“陛下,红鸾在这儿。”

陈尚武回头,眼前正是朝思暮想的人儿,张红鸾一身素衣,但丝毫掩盖不了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气质。张红鸾,一双美眸里,尽是思念之情,“陛下,红鸾已在此等候多时了。”

陈尚武不由分说,一把将张红鸾揽入怀中,柔声道:“鸾儿,本王念你念得好苦。”张红鸾娇柔的身体散发出阵阵幽香,那是陈尚武这些时日来最为心心念念的味道。

周围的桃花被一阵大风卷起,在空中盘旋了会儿,就纷纷飘扬而下,如同舞动的精灵,双双守望、追逐、相拥,最后敌不过重力的影响,坠入别离。

张红鸾依偎在陈尚武的怀中,轻轻地蹭着他温暖的胸襟,结实的臂膀宛如世上最安全的港湾,被他呵护着,心就踏实了。

“陛下,原谅红鸾,是红鸾没用。卫国已经亡了!”

此消息宛如晴天霹雳,陈尚武难以置信地看着张红鸾:“鸾儿,你说什么!?”

张红鸾偎在陈尚武怀中,眼泪止不住地流下:“陛下,红鸾辜负了陛下的信任。就连,就连宝书也被...”

陈尚武宽厚的大手轻拍着张红鸾的背,追问道:“怎会如此?凤随军呢?本王的十万南军呢?”

凤随军,共三千人,军中均是女性,乃是由张红鸾亲自培养、操练,皆是达到了三脉的境界,凤随军辅助维护卫国王都秩序,必要时为张红鸾的贴身护卫军,战力不可小觑。而南军,则是与北军齐名,由陈尚武的弟弟陈尚勇统帅,卫国最后的正规战斗力,也是陈尚武可以仰仗的最后一张底牌。

张红鸾哽咽道:“赵山海突袭金乌城,召唤出无数骷髅鬼军,鬼军诡异难缠,凤随军与南军与赵山海激战,最终,最终战败。凤随军与南军,全灭。”

陈尚武心中的愤怒已难以克制,朝天怒吼道:“赵山海!”

这时,陈尚武忽然听见身后传来奸笑声:“桀桀桀桀,陈尚武,本座就在此啊。”

陈尚武回头一看,赵山海竟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张红鸾身后,赵山海五指成爪,爪间萦绕着黑色气息,猛地一爪钳住张红鸾的脖子,“桀桀,陈尚武,卫国的江山和融决宝书都是本座的了,接下来,也让你们夫妇到阴间做对亡命鸳鸯吧!”

陈尚武着急地想要运转脉法,但却怎么都运转不起来,只能着急地拼命往前抓,“不!”陈尚武歇斯底里的喊叫,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张红鸾的脖子被赵山海割开...

“鸾儿,鸾儿!不!”随着一阵惊喊,陈尚武从马车上醒来,颠簸的马车直颠得人恶心,腹中传来的剧痛让陈尚武迅速清醒了过来。原来是个梦。

陈尚武身边随即聚上来几名卫兵,“陛下,陛下终于醒了。”陈尚武这才发现,自己身上缠满了绷带,浓浓的药味弥漫在马车车厢内。

“陛下,您已经昏迷了三天,可总算是醒过来了。”一旁有卫兵说道,“我们发现陛下时,陛下已经中了毒,军医只能暂时压制毒性的发作,陛下可是遭遇了什么阴险之人的暗算?”

陈尚武撑起身体,艰难地说道:“魇天神教,黑白二鬼。”

那卫兵闻言,立马行礼道:“果真如此。禀陛下,这三日来,一直有魇天神教的大部队追袭我们,领头的,正是一黑一白两人。”

陈尚武听此言,立马强撑着走出马车,只见剩下的四营军,负伤者占一大半,满打满算只剩五千兵将还有战力,眼下又被黑白二鬼追杀,形势不容乐观。陈尚武问卫兵道:“这三天内可有伤亡?魇天神教有多少人马?”

卫兵回道:“三天内,牺牲了百余,都是身患重伤者,被那些人追上,无力战斗,才...敌方来人我们并未探清,看样子,是我们的数倍。”

陈尚武深吸了一口凉气,魇天神教步步紧逼,如今陈尚武却一筹莫展,只能抓紧时间,以最快的速度赶回金乌城,集结卫国所剩全部战力,才能与之有一战的可能。南军守将协王陈尚勇,这个平日里憨厚老实的弟弟,现在却成了陈尚武唯一翻盘的希望。

陈尚武命令全军加快速度赶回金乌城,他不希望金乌城再出什么变故。

这一路上都显得太过顺利,黑白二鬼也只是追赶,并未再向四营残军出手,随着金乌城一步步毕竟,眼看家就在眼前,四营将士们都松了口气,只有陈尚武一直阴沉着脸,他总觉得愈接近王城,心里的不安愈强烈。鸾儿,你可不能有事啊。

一路的快马加鞭,一路的景色变换,陈尚武的心里也在一遍一遍地回忆着和张红鸾的点点滴滴,腹中不时传来钻心的剧痛,仿佛让时空都扭曲了,一时间,陈尚武感觉自己回到了那个初次与张红鸾相遇的时候。

又是桃花盛开时,半城尽染满城香,老卫王正教导陈尚武修炼体脉:“所谓体脉,就是感知自己身体中蕴含的潜能,一拳一掌,一步一跳,都有其能够开发的无限潜能。体脉的修行与天脉磐脉不同,必须要不断的练习,拳不离手,久而久之才能悟到其中的道理。”

只见少年陈尚武扎着马步,豆大的汗珠不断地滴落在土里。正是春暖花开时,和煦的阳光长时间的炙烤在皮肤上也觉得刺痛难忍,陈尚武已经扎了快三个时辰了,双腿双手像筛子一样不停地抖动,眼前也天旋地转起来。桃林里满眼的粉红开始左旋右转,整个世界开始颠倒起来,陈尚武只觉得一阵恶心,眼前一黑便昏过去。

桃花林深看桃花,桃花酿做桃花醉,桃花醉卧迷梦里,却见梦里桃花仙。陈尚武迷迷糊糊地,只听到有仙子在呼喊他,猛地睁开眼,只见仙子,眸似碧潭涟漪起,面如桃花尤更甚,一抹朱红在唇峰,只教相思魂梦萦。

陈尚武直勾勾地盯着仙子看入了迷,仙子被这样看着,脸上飞起了一抹红霞,嗔怪道:“你这登门徒,再看就把你眼睛挖出来。”

陈尚武还没从迷梦里醒来,张嘴就道:“仙子,敢问仙子在哪座仙山仙府?在下定去拜访。”

仙子见陈尚武傻得可笑,噗嗤笑出声来,“原来是个呆子。我叫张红鸾,可不是什么仙子。”

一阵大风凭空吹起,纷落的桃花吹乱了人的眼,还没等陈尚武幡然醒悟,张红鸾折了一枝桃花递给陈尚武,“小呆子,我看这片桃林不错,适合修炼脉法,以后此处就被我占领了,你到别处练去,明白吗?”说完便嬉笑小跑着离开。

陈尚武的心里,却犹如这漫天飞舞的花瓣,被轻易的撩起了。

思念的不止是陈尚武一人,四营众多将士,在经历了那场大战后,归家的愿望便愈发强烈。四营军马不停蹄地赶路,几天后,终于到达了金乌城外,没等思念之情得以缓和,将士们便看到了此生最为凄惨的一幕。

原本繁华非常的金乌城,如今正笼罩在一片火海中,不断有人绝望着从城内奔逃出来。熊熊燃烧的大火仿佛将金乌城往日的繁荣摧毁殆尽,连同将士们的思念一起,化为灰烬。

“娘!”随着不知哪一名将士歇斯底里的悲鸣,众将士们的情绪再也抑制不住,哭喊声响彻天际。

陈尚武遭受了如此巨大的打击,眼里已经是灰蒙蒙的一片。“鸾儿,你在哪?”

此时,城内匆忙逃出一名宫女,陈尚武盯着体内即将爆发的剧毒,强行运转脉法,飞快地冲向宫女,瞪着血红的双眼吼问道:“发生了何事?王后呢!”

宫女被吓得不轻,连忙下跪行礼,头都快埋到了地上,唯唯诺诺地回道:“陛下,启禀陛下,前几日神骑营的战士赶回来求援,王后娘娘心急如焚,立刻传来南军,本想带领南军和凤随军去前线寻陛下,可谁知,北燕突然大军压境,娘娘与协王殿下率大军以命死守,但今晨,今晨”宫女不敢说下去了。

陈尚武脑海中一阵眩晕,差点仰天倒去,他明白,宫女不敢说出来的话,今晨,金乌城破了!张红鸾与协王陈尚勇多半也凶多吉少,“鸾儿,鸾儿!”陈尚武心念至此,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。

笼罩在大火中金乌城内,不断有百姓灰头土脸的逃出来。陈尚武擦掉嘴角的血迹,挥舞重剑,振臂大呼道:“本王乃卫国国君陈尚武!”

闻此言,逃窜的百姓们和四营将士们纷纷看向陈尚武,恍然才意识到,卫王回来啦!陈尚武高举重剑,悲愤的喊出:“吾乃卫国第五代君王陈尚武!谁人愿与我搏命杀敌!”

如同凤鸣般的喊声仿佛将时间凝滞,一时间,所有的声音都消散了,只剩下脸上还挂着绝望与茫然的众人。可下一瞬,那种绝望和茫然消失不见,不论是受了重伤的战士,还是老老实实的百姓,不论是挥金如土的商贾,还是勤劳本分的农民,不论是老者还是妇孺,在国破家亡的面前,众人眼里再次涌上了视死如归的坚决。

“我等愿往!”

“我等愿往!”

金乌城的烈火燃起了众人的斗志,一声声悲壮的回答,宛如横空出世的炸雷。

陈尚武用尽全身力量,扭曲着被火光照红的五官,挥剑高呼:“杀!”

陈尚武带领三千士兵和众多百姓们,毫不迟疑,奋不顾身的冲进火海中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